专访骰子女神上官玉:赌场没有赢家

0
13

澳门DC的荷官经历让她洞悉DC潜规则,目睹有人输光跳楼自杀;在浙江表演时又被当地小老板绑架挟赌,幸得虎口脱险,24岁的上官玉比一般人经历的都要多,不免戏剧,却也足够精彩。

从年少对电影《赌神2》中发哥的高超赌技一见倾心,到苦练骰子N年,“骰子女神”上官玉练就了自己的真功夫。在让人眼花缭乱的“骰子神功”背后,她的经历传奇得有点凶险:

上官玉不赌。

摇骰子会让人第一时间联想起DB,甚至是出老千。不难想象,如果摇骰子技术高超到能控制点数,应该在DC上可轻易有所收获。对很多人来说,面临金钱诱惑,总是缴械投降。但上官玉拒绝了看似唾手可得的诱惑。

那一刻我就像被电击一般激起了对骰子的兴趣,我不知道电影里发哥的赌术是假的,当时想人家多酷啊,我也能表演出来那多神奇啊。

当时我十二岁,之前从未接触过骰子,但那一刻我就像被电击一般激起了对骰子的兴趣,我不知道电影里发哥的赌术是假的,当时想人家多酷啊,我也能表演出来那得多神奇!因为不知道去哪里买骰子,我自己找了几个木块,磨成骰子的模样,常常半夜三更冥思苦想怎么练。想到一个办法,就去试验,不行就换另一种方式再来。

怕父母以耽误学业为由禁止我玩骰子,我总是背着他们偷偷练。慢慢得出经验:摇骰盅时,手动起来要呈弧形,就像在空中画半圆形一样。刚开始练的时候,骰子很不听话,满天飞,我找了一个杯子装一些水,杯口朝下来摇,如果摇到杯子里的水不洒出来,那么手的功夫就练出来了。摇的时候还要靠耳朵听,摇骰子听力一定要好,通过骰子摇动的声音来判断骰子的位置。

这样练了大概有一年,五个骰子已经可以摇成一竖了。不久一个好朋友来我家玩,发现了我会摇骰子的秘密。后来有个同龄人过生日,我们在一起聚会,每个人都要玩一个游戏,这个朋友夸张地告诉大家我是“赌神”。于是在众人的起哄下,我把五个塑料骰子摇到摞在了一起。

那时的我看上去和普通的女生没有任何两样,只是更不爱学习,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摇骰子。17岁,当我进入一家技校读自己并不喜欢的电子专业时,好朋友提醒了我:既然你会摇骰子,为什么不往这个行业发展?我这才意识到可以把摇骰子当成正事来做。

你可以看到整个DC有一个大的架构,背后有很多东西,并不是你表面看到的任由赌客输赢的样子。如果不赚钱,老板开设DC还有什么意义?

在DC做荷官,骰子和生活第一次联系了起来。

荷官—一个很专业的名头。DC内最常见的是穿着紫色制服的荷官,其中大多数是女荷官。

我从技校毕业后,一个办荷官培训学校的朋友找到了我,因为我有玩骰子的特长,就由DC经理给我上了一堂“赌课”,学习给客人发牌,还有一些赌桌上的细节,比如站在哪里位置比较好,怎么对摇骰子的机器做手脚——当时骰子已经不需要人摇,由机器掌控。随后我就在赌城澳门开始了“荷官生涯”。

我去的是一个较大的DC。如果你不了解DC,可以把它想象成酒店的样子,一进去大厅一排桌子摆在那里。当然也有VIP包厢——赌大的哪能在外面赌呢?否则很容易在离开DC后被人抢劫。

DC大厅被分成了不同的区域,在DC,筹码是划分区域的标准,也是赌注大小的体现。每个区域分别为诸如5000元、1000元、500元等高、中、低档。我服务的是VIP包厢,赌注更大,一般一晚上的输赢至少在百万元。

DC不关门,一天24小时三班来回倒。我上班时间不固定,上一段时间的夜班再上一段时间的白班。我的工作是在赌桌上发牌,掌控赌客信息。荷官不一定有突出的技能,摇骰子和发牌都可以用机器,需要的是入微的观察力,控制赌桌的局面和观察赌客心理。当一些客人要玩大的,荷官要了解他是否赌得起,最终想办法把他的钱赢到庄家口袋里。

如果你关心DC内幕,我可以告诉你,有DC在技术上来做手脚的,比如有摄像头,赌客什么牌都被看得清清楚楚。不过你放心,DC不会一开始就让你输,而是让你小赢……赢了之后,你肯定再来,随后大输。这是规律。

有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性赌客,在赌赢了之后很久都没出现,DC安排了一位年轻美女去跟他偶遇。这男人一看是年轻漂亮女孩子,以为是艳遇,哪往DC方面想。女孩子千方百计带他来赌,最终他又赌输了100多万元,DC分了10~15万元给那个女孩子。

所以,你可以看到整个DC有一个大的架构,背后有很多东西,并不是你表面看到的任由赌客输赢的样子。如果不赚钱,老板开设DC还有什么意义?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赌,不仅因为我看到了DC上这些内幕,还因为我明白人的贪欲是无限的,DC上没有赢家——从概率上讲,赌就存在大输的可能,而一旦陷入DB的泥潭,就再覆水难收。

——正因此,2006年我终止了荷官生涯。

很多人以为我戴着面具是为了增加神秘感,我不否认多少有这个因素在里面,但更重要的是,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手段。玩骰子随时都会有危险。

第一次出镜,我选择了戴面具。这也是我第一次戴面具,一是,我不知道以后我会做什么,不想让人家知道我玩骰子。二是,怕父母看到,我心底里知道他们肯定是反对的。

后来面具成为我在电视上表演的“必备道具”。现在每次上台,我都先给自己认真化妆,给大家呈现一个好的精神状态,然后再戴上骰子形状的耳环、项链和戒指,最后是面具。

有一次我听到两个男生议论我:这女生一定特丑,要不然为啥戴着面具?不过,很多人以为我戴着面具是为了增加神秘感,我不否认多少有这个因素在里面,但更重要的是,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手段。玩骰子随时都会有危险。

有一次,我在浙江某地做表演,结果被当地好赌的人盯上了。晚上,有个小老板找到了我的宾馆,告诉我他没有恶意,就是赌输了几千万,想让我帮他翻盘。他说,你帮我赢回来,赢的钱咱们五五分。

因为我从来不赌,我就跟他说不行。然后跟他解释,为什么不赌,并且不希望参与到他们之间的DB上。结果这人恼羞成怒,他说你今天一定要帮我赌,要不然你就别想走。我一看保镖都过来了,只好跟着他们去了山上的DC,其实也就是一个茶楼,类似于赌注很大的私人DC。

一番斗智斗勇,我没办法只好先答应了他们。这时我央求先下山回宾馆休息,第二天再赌。结果,他派了两个人跟我一起到了宾馆。

我一进门就心想完了,怎么才能脱身呢?这时我想到自己带出来的假发,赶紧把假发找出来,再把重要的东西收拾到一个小包里,大行李箱直接扔在了宾馆,以免带出去引起注意。

抱着小包下楼,我跟做贼一样,心跳地砰砰响,如果被发现就惨了。幸运地是,我快速走到宾馆门口,一辆出租车就驶了过来,我坐上出租车,长吁一口气,跟司机说,去机场,快。

直到落地另一个城市,我才终于觉得安全了。

有人跟我闲聊说,作为女孩子你骰子玩得这么好,可以叫“骰子女神”了。我一听,这个名字还蛮大气的,以后就用了。现在我已经不满足于仅把骰子摞在一起了,我开始用骰子来练点数。我可以控制最多六颗骰子,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

当然这很难,我知道后面会更难,但其中的乐趣也是外人难以体会到的。现在除了商业表演,我也参加一些慈善表演,例如珠江电视台分别为救助白内障病人和援建希望小学筹办的慈善表演。

很多人对我的表演好奇。但我在台上几乎从未紧张过,这是因为我私下练了太多次,表演骰子对我来说,不是唱歌,不是跳舞,信手拈来,而且我一直也觉得自己玩得不错。

玩骰子不是魔术,比如魔术师要变出一只鸽子,这只鸽子一定要提前准备好,然后通过合适的障眼法给观众演示出来。但我玩骰子除了骰子和骰盅,不会借助任何道具,靠的完全是技术。

你看,“骰子女神”和赌神也对应起来了,对吧?——从当初迷恋上《赌神2》里出神入化的骰子神功,到自己把48颗骰子自如玩出花样,这个过程,我走了好多年。

而“骰子女神”一称,戏谑里不无自豪感,更重要的是它包含更多的自勉。